四版:人文博览总第1900期 >2018-01-13编印

父亲的“芳华”
刊发日期:2018-01-13 阅读次数: 作者:余平

  父亲是1970年入伍的,他会写点儿顺口溜儿、打油诗,能写一手漂亮的美术字,板报办得好,当兵一年后有幸被领导看中,调到部队办的电影队担任放映员兼宣传员。说起这段往事父亲很自豪,他说那时他才19岁,能当上部队的放映员兼宣传员算是半个文艺兵了,而文艺兵在当时是很吃香的。

  经过一星期短暂的放映机、发电机操作业务培训,父亲就匆匆上岗了。放映队一共四个人,年龄都差不多大,而且都有点儿特长,有的字写得好,有的歌唱得好,有的会演话剧。

  部队一般是在露天看电影,现场没有电,必须要带汽油发电机,自己发电供放映机使用。父亲的放映队在各个连队轮流放映。那个年代文化生活贫乏,连队都很欢迎放映队,士兵们听说放电影了,全都高兴万分。

  到了晚上,父亲就搭起白色银幕,布置好放映机和发电机的位置。部队放电影如同过年,一般一晚上放两部片子,放过最多的几部片子是《南征北战》《白毛女》《上甘岭》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《青春之歌》。每次放电影战士们都看得很入迷,父亲说有一次他放映《白毛女》,当看到地主黄世仁为非作歹、欺男霸女时,战士们群情激奋,高呼口号,有一名战士甚至冲到银幕前要找黄世仁“算账”,场面非常火爆。

  放电影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父亲告诉我,有次电影放着放着忽然“熄火”了,原来是发电机出了毛病。父亲检查后发现是发电机油路里面有渣滓,为保证正常放映,父亲就一直不停地按发电机油路活塞,使渣滓不沉淀下来堵塞细细的油管。四个小时下来,在隆隆机器声中父亲腰酸背痛,但保证了电影的正常放映,受到大家的赞扬。

  电影放映完后,通常战士们的兴致不减,于是父亲所在放映队的放映员又担负起文艺兵的职责,发挥各自特长,现场为大家表演小节目。父亲不但字写得好,还会吹口琴,他的拿手节目是口琴独奏《游击队之歌》和《歌唱祖国》。直到深夜,战士们才兴高采烈议论着电影情节,三三两两回到营房。

  放映队也随着战士们返回营地,住在临时安置的房间里。父亲第二天也不闲着,放映队又担负起宣传员的重任,他们采访连长、班长、指导员,请他们提供部队的先进人物和事迹。父亲把这些材料筛选,编成短新闻、诗歌、快板、三句半,等等,再上报上级领导审批,这样要忙上大半天。

  父亲常说自己在放映队的三年是他最美好的青春记忆,他的文艺才能也得到了最好的发挥,过得快乐而充实。前几天我带着父亲去看冯小刚执导的电影《芳华》,电影将镜头对准了文工团,讲述的是那个正在被人遗忘的特殊时代中的青春。父亲看着看着眼泪竟然流了出来,其实每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“芳华”,它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。电影《芳华》是属于父亲这一代人的青春,父亲的热泪也许是在感叹芳华易逝,转眼已到暮年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