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版:人文博览总第1908期 >2018-01-27编印

元昭武大将军总管万户 姜房
刊发日期:2018-01-27 阅读次数: 作者:admin

  姜房(1184~1240年)字汉臣,乳山市大孤山镇万户村人。为周朝开国功臣姜太公之后裔。

  姜房年轻时,天资聪明果敢,见识非凡。姜房壮年时,适逢金末社会动乱,民不聊生。胶东的险山滨海之地,盗寇四起,啸聚山林,屡屡“猎人以充食”,乡民苦于匪患。姜房组织乡民,纠合义旅,冒锋镝数年,终于平定盗寇,稳定了一方局势。公元2221年,已归附南宋并担任领承宣使、保宁军节度使的山东地方军阀李全,闻听姜房忠勇仁义,特授其宁海州同知之职。元太祖二十二年(1227年),李全归附蒙古,任山东淮南楚州行省。后姜房因安抚百姓有方,地方大治,百姓富庶,累升至昭武大将军、元帅左监军、宁海州刺史等职。

  “房抚治有方,政崇宽简,躬行勤俭,以率其下,合境化之,风俗丕变,民之富庶,倍于邻郡,所辖军民倍颂其德”。元朝廷得知姜房的才干和成就,又加授其胶、潍、莒、密、宁海等州总管万户,并赐以金符,封天水郡开国侯。

  姜房在官19年,元太宗十二年(1240年)九月五日,病卒于位。

  姜房病榻前教子 元宁海州刺史、万户总管姜房,在位十几年,抚治有方,备受百姓崇戴。姜房生有九子:思明、思聪、思温、思恭、思敬、思忠、思问、思齐、思义,还生有六女(名无考)。平时他对子女要求严格,留心选择名师教育子女。

  元太宗十二年(1240年)秋,56岁的姜房病卧不起,病情日重,遂将子女召至病榻前,告诫说:

  我一平民,今有如此地位,可谓荣耀。静心思考,这不是凭侥幸得到的,而全靠先辈的德泽和个人的努力。回想这一生,我日夜努力不懈,尽心考虑怎样才能无愧于祖先。我对上勤政,对下恭谦,对家人慈祥,对朋友重情谊。我居官行为端正,廉洁奉公,在位想到不在位。我毕生修身慎行,是继承先辈之德。你们承受着先辈的庇荫,倘若他日能够步入仕途,应按我的指教去做人,把兄弟当作自己,把朋友当作手足,假若抛弃他们,就等于毁掉自己。你们要像对待父亲一样对待百姓中的长者,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百姓中的幼者,若虐待他们就等于虐待自己的父亲和孩子。

  说至此,姜房视其子女,子女们点头称是。姜房继续吃力地说:

  你们应当以廉洁保全家族,以谨慎保护自身,用孝思来尊奉先人,将清白留给子孙。现在我快要离开人世了,你们如能做到这些,我就死而无憾了。为父的话,你们千万要记住。

  姜房讲完,昏厥过去。未几而终。

  姜房卒后,其长子思明、次子思聪分袭父职。思明袭胶、潍、莒、密、宁海等处总管万户,累迁至昭武大将军、元帅左监军;思聪袭宁海州刺史,累迁至昭毅大将军、元帅右监军。三子思温,官至都总领。他们在位时,依照父嘱,恪尽职守,百姓拥戴。

  姜房诗《观猎陪陈总戎晚过鹰嘴石》

  盘空人马上崔嵬

  鹰嘴山前特地来。

  悬纛摇摇鸢沾沾

  将军恰自北平回。

  姜房墓 位于大孤山镇万户村南。墓葬顶部呈圆形,高出地面3米,墓室长2.5米,宽、深各1.5米,四壁为砖砌。墓前10米处有拱门,高约1.7米。墓前两侧立4个石人。墓葬西侧约20米处立有石碑,略述姜房生前经历。原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毁于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。

  姜房墓碑碑文(碑原存万户村南,汴梁毛翼撰) 嗣世而光昭祖考,没身而泽流子孙,此德义之可尊,人道之大备也。若夫上不能荣显其亲,下不能庆遗厥后,与草木而同腐,俾没世而无称,亦云鄙矣。其能有光先代垂裕后昆,则姜公其人也。公讳房,字汉臣,由远祖以来,为海滨望族,家谱散亡,不可世其次,意者其太公之苗裔乎。高祖以降,世有积德,善类滋多,匪易殚纪。公禀生明毅,识度不凡,乐易而爱人,质直而好义,乡党异其为人,咸推重之。年甫壮室,会金季大乱,阻山滨海之乡,盗贼尤炽,千万为群,啸聚林谷,比猎人以充食,居民苦之,不能自活。公有忧众之心,慨然以济物为己任,遂纠合土豪,率集义旅,冒患难、历艰危、被坚执锐者累年,竟以歼厥元凶,平其余党,一方之人赖公得存者,不可胜记。时少保相公李君,方以整顿山东为务,闻其忠义而嘉之,特授以本州同知之职;自斯厥后,积有勋效,累迁至昭武大将军元帅左监军宁海州刺史。公抚治有方,政崇宽简,躬行勤俭,以率其下,合境化之,风俗丕变,民之富庶,倍于邻郡。朝廷体其能,加授胶潍莒密宁海等州总管万户,仍赐金符以宠之。公在官凡一十九年,庚子秋九月五日,以病卒于任,享年五十有六。邦人闻之,莫不为之恸。初公之病笃也,属其诸子而谕之曰:“乃翁起身白屋,一旦至此,不为不荣矣,静言思之,非偶然侥幸之所能致,皆赖我先人之馀庆也。是以夙夜孜孜,勉思无忝,奉上以勤,接下以恭,以慈祥遇家人,以恩谊待故旧,履正而奉公,居得而虑失,凡所以修身慎行死而后己者,庶几少答先德之万一也。若辈承祖先之帡幪,倘异日入官,宜以乃翁之心为心,视兄弟如一身,交游如四体,汝若轻易疏弃,是无故毁汝身伤汝体也。视民之老者犹汝之父,幼者犹汝之子,若妄肆喜怒,是无故挝汝父苦汝子也。又当以廉慎保尔家,以畏谨保尔身,以孝思奉先世,以清白贻子孙。今吾殆将不起,苟或及此,则吾死无恨矣。乃翁之言,可不念哉!”言讫,未几而终。公男九人:长曰思明,次曰思聪,又次曰思温、思恭、思敬、思忠、思问、思齐、思义,好择明师,使皆就学;女六人,俱适名家。嗣后山东淮南等路行省相公李君,先少保之子也,念公之德,欲旌其代,遂表其长子,俾承总管之符节,次子俾袭本郡刺史之职。二人亦恪居官次,不坠家声,颇知细民之利病,且能委曲以事上官。李君尝褒赏之。辞让曰:“思明辈碌碌无似,误被吾君录用,使绍先考之业,每怀靡及,深用战兢。既失先意承志于其前,又虑弗克负荷于其后,今兹待罪下僚,傥获苟免,躬受赐多矣,尚何爵赏之敢承?”李君贤之,曰:“有子如此,姜公为不朽矣!”亦未始允其让。累迁其长子至昭武大将军元帅左监军,次子至昭毅大将军元帅右监军。一日昆弟相谓曰:“我猥承门阀,获践仕途,虽则云荣,于心终为不惬,何则?先人尚未改葬,无违之理,可谓阙然,为人之子,宁不愧于心乎?”于是率吁诸孤,蠲择吉日,以乙卯年二月甲申迁瘗于州治南鲁宋里,从先茔也。二人状公之行,求铭于余曰:“敢惟是先人窀穸之事,将托吾子以永其传,敢请!”余以文笔荒陋为愧,固辞,不可。考公之状,是宜为铭,至于生平细行末节,皆略而不书。铭曰:齐裔之姜,海邦其乡。世有积德,于今乃昌。猗欤使君!材器奇特。始大显闻,载歌先德。公遭世乱,事不避难。勇于除害,济众于安。公之莅官,思不出位。吏畏神明,民歌恺悌。俭以律己,宽而爱人。孝弟训子,慈祥睦亲。善始令终,德音是茂。碑于墓门,以诏厥后。 (党史市志办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