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版:人文博览总第1943期 >2018-04-17编印

徐州之行祭烈士
刊发日期:2018-04-17 阅读次数: 作者:林炳信

  我的岳父徐立考是乳山市下初镇日照庄村人,生于1922年,参军前务农,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,他为人耿直,却在思想上积极进步,担任村里的民兵队长。但就是这种美好又祥和的生活被国民党反动派打破了,他们在1947年的春天对山东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,在当时十分严峻的形势下,粉碎国民党的重点进攻是各解放区最迫切的任务,各级政府都召开了反蒋拥军,反内战大会。

  岳父在参军参战的运动中,带头报名,并动员同村6名青年一起参军。岳父做通了父母的工作,告别了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,于1947年6月入伍到华野9纵25师75团3营9连。当时村里给每个入伍青年披彩带花,敲锣打鼓送到区里,然后到县里集合,每人发了一顶军帽,连服装都来不及换,直接开赴前线,于1948年11月牺牲。

  岳父牺牲后对岳母的打击是非常大的,但她一生中都把悲痛埋在心里,从不在女儿面前提起,怕女儿伤心。那时候妻子才2岁,对自己的父亲完全没有什么记忆,但这并没有影响她对父亲的思念,每年清明,妻子都会伤心落泪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妻子对父亲的思念之情越来越强烈,总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找到父亲确切的牺牲地,安葬地或者纪念地,并能亲自拜祭父亲。

  我和妻子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2次到烟台灵山烈士陵园,逐个查找,希望能找到岳父的名字,也到陵园办公室咨询过,但每次都失望而归。我和妻子这种强烈寻找烈士的情绪也感染了儿子一家,他们也想过很多办法帮助寻找。

  孙子在济南读大学的时候,曾经和同学一起到济南烈士陵园及周边地区查找,甚至在碾庄、徐州、陈管庄等地贴吧留言,希望通过广大网友找到线索,但始终未能如愿。2016年五一节,孙子陪他父母到威海马石山红色教育基地参观祭拜,也顺便试求帮助,看基地能否与淮海战役纪念塔管理局联系下找寻信息。五一那天去基地的人很多,正巧遇到了基地管理中心的朱由永主任,在他热情地接待了一批批参观者之后,儿子便向朱主任讲述了自己的想法,朱主任非常痛快地答应了,并表示非常理解烈士子女的心情,当即向他们详细询问了烈士的基本信息,认真做了记录,同时留下联系方式,说节后一上班他马上向淮海战役纪念塔管理局联系,无论什么结果都会及时通知。

  5月5日,朱主任告知已与淮塔管理局编研文保处谢金良主任取得联系,对方正在核查。5月9日朱主任再次来电告知,已在英烈墙上找到烈士的名字。当儿子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时。压在心里多年的情结喷涌而发,禁不住泪流满面,岳母的生前心愿,我和妻子的多年期盼,终于有了确切的结果。朱主任和远在千里之外的谢主任与我们非亲非故,却能如此热情认真帮忙查找,使我们全家非常感动,我们会永远记住他们,祝好人一生平安。

  当时就想立即去徐州,但鉴于妻子身体不太好,只能缓行几日。待妻子身体稍有好转,于6月18日在儿子的陪伴下来到徐州,安顿好住处已是晚上10点了,顾不得吃饭,就迫不及待地打听淮塔的确切位置,因为淮塔是徐州标志性的建筑,人人皆知,很快就弄清楚了。这一夜我与妻子几乎没有合眼,说着话不知不觉天就亮了,吃过早饭就向烈士塔奔去。高大的纪念塔庄严雄伟,“淮海战役革命烈士纪念塔”11个大字闪闪发光,许多人在塔的周围瞻仰,其中有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,进行革命传统教育,也有应该是刚入党的新同志在塔前庄严宣誓,还有很多人排着队到各展厅参观。参观了纪念塔后,又来到了纪念塔正南方的英烈长廊,地面一尘不染,墙面干干净净,字迹非常清晰,英烈墙共篆刻了28391个烈士的名字,按姓氏排列,很快就找到了岳父的名字,我和儿子都哭了,妻子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瘫坐在地上,用手抚摸着岳父的名字,失声痛哭。周围的人纷纷围了过来,了解了事情之后,不少人也流下了眼泪,大家都劝妻子节哀,别哭坏了身体,保安也过来劝,连小学生也拍着妻子的肩膀说奶奶别哭了。过了好一会儿妻子在我和保安的搀扶下站了起来,在花坛的石凳上歇息。这时儿子与保安同志商议,每年的清明节如果我们不能来的话,儿子寄来费用,由保安同志代劳买些鲜花及供品,来纪念岳父和他的战友,保安同志愉快地答应了,我和妻子连连道谢。

  辞别了保安。又来到了淮海战役纪念馆,大家排着队,有秩序地入馆,仔细地看图板,各种实物,蜡像等,认真的听着讲解员的讲解,对淮海战役的情况了解得更多了,对国民党必败的结果看得更透了。当时国民党部队80万人,清一色的美式装备,而解放军仅60万且武器落后,之所以能取得胜利,一是因为共产党是为人民打天下的,二是有英勇无畏不怕牺牲的指战员,三是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,这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的必然结果。这次还知道了有关岳父的详细情况:1948年的11月,国共双方在江苏邳县展开了淮海战役的最后决战,国民党为了挽回败局,进行了最后挣扎,疯狂反扑,解放军则根据上级“敌人不投降就坚决消灭”的命令,不怕牺牲,英勇作战,战斗是非常激烈和残酷的,最后国民党军队被消灭大半,剩下的纷纷举手投降,岳父就是在邳县战斗中牺牲的。战斗结束后根据上级的指示于12月所有参战部队召开了隆重的庆功大会,展馆史料记载,上级还特批每人发5块银元,2斤糖,2斤猪肉的奖励。想到岳父和其一起牺牲的战友,离建国仅有10个月,而没有看到共和国的成立,感到十分惋惜。

  参观完走出纪念馆大门时,看到有集体组织党员在党旗下留影纪念,我和妻子想起半个世纪前入党的情景,心里很激动,便上前向领队说明情况,于是在淮海战役纪念馆前,在庄严的党旗下,我与妻子在古稀之年合影留念,这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,也是最有意义的一次。

  在离开淮塔走出大门时,忍不住连连回头,依依不舍。我在心里默默地向岳父保证:在有生之年我和妻子及全家人还会来看你的。

  愿岳父及先烈们地下安息,万古长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