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版:人文博览总第1956期 >2018-05-12编印

《乳山民俗》导读(七)
刊发日期:2018-05-12 阅读次数: 作者:admin

本报记者 辛戈

  对戏剧风俗,《乳山民俗》280页上也有记录:“20世纪80年代之前,自办节目是农村社员的主要娱乐形式。农忙下地,农闲排戏。一种良性循环的劳逸模式,极大地丰富了村民们的精神生活。村戏在增进邻里友谊、减少冬闲赌博等方面,发挥着良好的作用。俗语‘戏台上面有干粮’,人们有时为了看戏饭都顾不上吃。从前农村演戏上瘾和听戏上瘾的人都很多,海阳所南浤有一位唱戏入迷的老大爷,年年排戏都有他的角儿,有一年正月十五下大雪,要演的戏不能如期演出了,他很上火,回家看见老伴正在包饺子,就顺手把饺子掀到地上,嘴里吼道:‘戏都不唱了,你还有穷心思包饺子。’说来是段笑话,但在那个时代,人们对戏剧的钟情依赖,真真切切就是那个样子的。......旧时演戏有很多讲究,戏台门忌讳朝西开,朝西开称鬼台,古代犯人都是从西门赴判的。戏台搭起来之后要挂上一把宝剑,挂的位置不固定,但非挂不可,这是为了避煞。民间有句话:‘唱戏不拜李三郎,演么么不像。’戏班子带着立有老郎神塑像的神龛,每天开戏前要请出来拜一拜。梨园尊唐明皇李隆基为行业神,李隆基人称李三郎,业内称他老郎神。服装道具称砌末,盛砌末的大小箱子俗称戏箱,戏箱除丑角可以随便坐之外,其他人不得坐上去。当初李隆基演戏扮丑角,他的身份当然可以随便坐。如果演出剧目中有丑角,要等丑角先把白鼻梁描画好了之后其他演员才能开始化妆。如果演出剧目中有关公,演关公的演员要提前斋戒沐浴,勾好脸谱后用黄裱纸捂脸,待立马上场时才放下黄裱纸,退场间歇时重新捂上。开戏前,大鼓用红绸布蒙着,司鼓(指挥)揭开红绸子开鼓,第一声鼓响后,小鼓等其他乐器才能发声。演出前的发声,指对乐器进行调弦调音。司鼓的凳子其他人不得落坐。......好戏释放正能量,观众在耳濡目染、潜移默化中被感动、受教育。进入21世纪,乳山仍然坚持文化下乡活动,吕剧依然是送文化下基层的重头戏。经历沧桑,弘歌不绝,乳山戏剧,薪续火传,代有佳作。”

丰富的民间智慧

  现在的青年人很少知道,年团圆饭是先从最小的孩子开始敬酒的,《乳山民俗》221页记载:“除夕日午饭之后,停止一切渔耕劳作,安心过年(送年后才能做户外劳动)。年三十的午饭,有的家庭挪到午后二三点钟开始,一直吃到半夜,与年夜饭并称团圆饭;也有的中午准时开饭,只称年夜饭为团圆饭。无论哪种情况,除夕的午饭都是极其丰盛的,家长给家庭成员斟酒沏茶、搛菜盛饭。这是一年中唯有的一次先从孩子开始敬酒,因长一岁值得庆贺的是他们。举家喝酒欢庆,会喝的多喝、不会的少喝,多少都得喝。这顿饭,全家人边吃边聊,气氛欢悦、其乐融融。”

  其他节日风俗,该书也详细作了记录,244页记载着中秋节的一项良俗:“过去,地主老财要在八月十五请伙计。主动也好、被动也罢,但必须要有实际行动,因为这是风俗。前一二天,掌柜的要带礼品到伙计家走访,并下请客通知;十五晚上,备好丰盛酒席,亲自给伙计们斟酒敬酒、端菜夹菜、盛饭递饭。宴席的规格规模,不亚于春节。没有雇工的普通人家,男人要下厨做饭,伺候自己的女人和孩子。使唤牛马驴骡的,八月十五全部停工,给牲畜喂粮食,让它们好好休息。......八月十五是人节,在中华民族历史上,这是令人自豪的事,因我们才是世界上维护人权的首倡者。尊重人权、尊重劳动、尊重生命等先进文化理念,在中秋节里体现得淋漓尽致。”

  对时下有些错误称呼,作者也给予提示,199页上说:“平民百姓结婚忌称大婚,大婚是相对小婚而言的,是皇帝娶皇后的专用语,因皇帝在迎娶皇后之前往往已经多次纳妃,纳妃谓之小婚,所以,大婚含二婚、多婚的意思。”娱乐媒体时常称某某大婚了,原来这是在损人。

  162页上对境内人与人的称呼有记述:“人与人见面时的称呼,是民俗中地域性最强、演变得最快的一类。20世纪80年代前,乳山最有趣的是乡里乡亲相互的称呼。有些乡镇不论岁数大小、辈分高低均以直呼其名为亲切,有的乡镇则认为直呼其名是对人不敬,多数乡镇以在对方名字前面加个老字为尊重,而沿海有些村庄加老字是骂人,因老字是他们敬若神灵的老鳖之专用字。一些聪明人哪方都不得罪,使用‘老﹢名字﹢辈分’词组并连语式,比如一人名叫宋相成,他村里的人多是叫‘老相成兄弟(比他岁数大的也加老字)’‘老相成哥’‘老相成叔(或大爷)’‘老相成爷’,看似重复罗嗦,但却因地制宜地表达出对人的尊敬。加名相称也是为了区别,在某个辈分人较多的场合下,不加名无法知道言者指的是谁。稍远一点的关系,使用‘老﹢姓’的语式,如叫老宋、老于、老张,当然了,离村外出工作,同事之间这种称呼是很普遍的,并无亲疏远近之分。20世纪80年代以后,特别在公共场所,对有职务的人,自己村的人也使用‘姓﹢职务’的语式相称,如叫赵书记、钱经理、孙主任、李科长。碰面后的第一句话,关系远一点的才用称呼,而近邻则不用,用的是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寒暄语,如‘吃饭了’‘到哪儿’‘天真好’。......生人相见所使用的通用称呼流变得也很快,20世纪50年代前,乳山人以自己的年龄界定对他人的称呼,如叫兄弟(弟)、小妹、大哥、大姐、大叔、大婶、大爷、大妈、爷爷、奶奶。20世纪50至80年代,叫同志、师傅,之后叫老板、老师。叔叔、阿姨这两种称呼,当下仍然使用的仅有在校的学生。从前对年轻女子称小姐是最尊重的,从20世纪末起,如果不分场所随便地叫人家小姐,轻者引起对方不愉快,重者会引起纠纷的;对宗教和艺术界的重量级人物,从前称大师、国宝为尊敬,后来如果动辄那样称呼,有嘲讽人之嫌。一些褒贬语也在改变,从前说对方是个老实人,确实是在真诚的赞美,当下有些人的观点是老实人吃亏;从前问客人家里夫人和孩子的情况,客人觉得是受到了很好的关注和莫大的尊重,当下就不能轻意那样问了。......20世纪末之前,一次会面众多人的时候,先跟谁打招呼,顺序是先高后低、先长后幼、先男后女(主动打招呼人是男的)或先女后男(主动打招呼人是女的)、先亲后疏(含有拜托熟人给自己介绍生人的意思),后来统统是先女后男,有时跟最小的孩子先打招呼也挺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