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版:人文博览总第1957期 >2018-05-15编印

四月天
刊发日期:2018-05-15 阅读次数: 作者:沙书红

  说着说着,就是人间四月天了。

  不早,也不晚,恰巧看到雪小禅的一段话:“这不是早春,不是暮春,是一年中最慌乱的季节,都舍不得过每一秒了。”四月的花事就是这样,浓烈到奋不顾身,妖娆到无所顾忌。朋友说,你该写一写这人间四月天了。我呵呵一笑,写些什么呢?这四月的天呀,满眼都是绿色、纯清,有些疏离,浅浅的,只看一眼,就喜欢透了。花儿紧锣密鼓地开,开成了海,哪里还有心思写字?这个季节,只适合慵懒地欣赏。

  那种慵懒,是靠在窗前发呆,然后挑选一些专属这个季节的字眼,比如惊艳、清浅、微蓝、澄明。再或者,也可以挪用一些名词,比如麦田、风筝、蒲公英,还有榆钱儿,找到这些词,似乎就找到了童年。十几岁的我,穿花格的裙子,梳很漂亮的马尾,在麦田里追着蝴蝶跑。陌上有花,星星点点的,叫不上名字,安静地装点着这个季节。老榆树上一簇簇的榆钱儿,细细碎碎的花瓣,不惊艳,却总能寻到一种纯净、朴素,所有这一切涌上心头,充盈着童年的画面,也丰腴着四月的光景。傍晚的时候,一缕炊烟正和一朵白云纠缠不清,母亲喊着我的小名,叫我回家吃饭。

  每每提及我的童年、我的母亲,还有那些藏在时光背后的琐碎,我就变得絮叨了。不是所有的时光都能站成一行一行的诗句,有往事二三可回想,伴着清风明月,让岁月温柔,让这春色也嫉妒。

  日子像流水一样继续着,一树一树的花开,烟柳执拗地泛着绿,海棠花谢了,山楂树献出一层层的白,一切都是最美的时光。

  上班的时候,总会有一些空闲的时间,我喜欢打开窗子,阳光正好,有风进来,暖暖的,什么都不想,让大脑一片空白,把心放空,一切都安静下来。我想,这样的安静应该是最私密的,也可能是最奢侈的,其实,这又何尝不是对身体的一种善待?

  手机提示音响起的时候,快递员正巧送来一个包裹,打开快件,眼前竟是一个惊喜:一个中国风布艺手工提包,淡雅的香云纱,浅金色的口金包边,细密的针脚里藏着细密的心思。打开提包,里边一张漂亮的便签,工工整整写着:“我笨,不会做生日蛋糕,又赶上出差,此时已在机场,希望今天能给你一个惊喜。生日快乐!”眼前的这一切竟让我酸了鼻子,湿了眼眶,放空的心,瞬间被填满许多的柔软,许多的感动。赶紧拿出手机,打开微信,原来刚才正是朋友发来的信息:“下班回家,记得煮一碗长寿面给自己。”我回复:“情深不必蜜语,感谢有你。知交半零落,春秋季节的转换,这延续了20多年的友情,是不是早已浓缩成一种亲情?在我带着一路的风尘,疲于生活的艰辛与无措的时候,能有一个你,和我一起感受这春天的明媚与清新。”

  简单的问候,淡淡的牵挂,跟时光一起走,不慌不忙,不远不近,不深不浅。

  转回话题,下班,回家,侍弄我的小花园,给猫咪做最爱吃的饭,给窗台上的文竹浇上一杯清水,那盆绿萝茂盛得不可理喻,正把一盆心事举过春天的头顶,自顾自地绿着。我挽起衣袖,钻进厨房,做手擀的长寿面、西红柿鸡蛋打卤、黄瓜豆角菜码,过着和大多数人一样的小日子,这样的小日子有浓浓的烟火味。

  打开微信,写一些素素的文字,晒我的小日子。好友们也都在晒自己的爱情,亲情或者友情,只要觉得温暖,就好好爱着这一切吧!

  日子像流水一样缓缓地流淌,总需要一些情景来充实,我把这些细碎揉进四月的每一个细节,恰好有春花开得正艳,一缕清风正浅笑着。

  这清清的素,浅浅的暖,于我,甚喜。